龙须菜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账单集三十四春天的嘴唇 [复制链接]

1#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专业 https://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春天的嘴唇

子曰:小子何莫学乎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的诗歌中多用植物比兴,或以景衬情,或唤起情绪;与之密切相关的南方的《楚辞》多采自民歌,其中密集的植物名词带来的自然气息让我们不禁向往两千多年前的水草丰茂、生机勃发的荆楚。海子诗中写道:那些寂寞的花朵,是春天遗失的嘴唇。自然界中色彩缤纷、香气袭人的花卉是造物者对人类的恩赐,是最纯净最原始的美学。有着敏感神经的诗人一定是最先被感染的,此后的两千多年中,咏花之词络绎不绝,于是香气氛氲的浪漫情调便在中国文学中一路传承了下来。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尽管被疫情支配的生活让人如此沉郁,但二零二二年的春天依然如期而至。今天我们来读诗,希望你我能在诗词的邂逅中静静地享受这份美好,不要因为字词的生涩而错过这份新鲜而久远的美丽……

01 江离-蘼芜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

览椒兰其若兹兮,又况揭车与江离?惟兹佩之可贵兮,委厥美而历兹。

江离,亦作“江蓠”,又叫芎(xióng),或川芎,或“蘼芜”,一种香草。据辞书解释,苗似芎藭,叶似当归,香气似白芷。北方沿海群众多称为“龙须菜”,福建称海面线、棕仔须,广东称粉菜、海菜、蛇菜、沙尾菜。郭璞赞云:蘼芜香草,乱之蛇床,不损其真,自裂以芳。又海中苔发,亦名江篱,与此同名耳。

《别录》言蘼芜一名江禽、芎穷苗也,而司马相如《子虚赋》称芎穷、菖蒲、江篱、蘼芜,《上林赋》云:被以江禽,揉以蘼芜。似非一物,何那?盖嫩苗未结根时则为蘼芜,既结根后乃为芎穷,大叶似芹者为江蓠,细叶似蛇床者为蘼芜,如此分别,自明白矣。

02 辟芷-白芷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

芷,本义:香味令人止步的草。特指:白芷,香草名,也叫“辟芷”,幽香的芷草,中医学上以根入药。《朱熹集注》中,又将“辟芷”解释为“生长在幽僻处的芷草”。

03谖草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萱草又名“萱苏”"谖草"、"金针"、"宜男草"等,《救荒本草》叫它"川草花";《古今注》称之为"丹棘";《说文》记载为"忘忧草";《本草纲目》名之为"疗愁"。英名同本义tawntydaylily、daylily是"一日百合"的意思,可看出萱草花型酷似百合花,和萱草花期的短暂。

04 木兰-辛夷

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木兰,又叫木兰花,紫玉兰,辛夷,木笔。落叶小乔木,木质有香气。从用途角度,紫玉兰是中国著名的珍贵观赏植物,在寺院中常有种植,或者在深色背景前成片种植,园林效果极佳。木兰的花蕾可入药,用作药材时别称“辛夷”。木兰花瓣用面糊之后可以炸着吃,据说很好吃。

05芍药

洧之外,洵訏且乐。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医院对面的芍药圃。古人赠芍药,有结信约之意。芍药在离骚中称为留夷,尔雅称可离,本草图经称芍药。芍,谐音妁,代表媒人。一说古代芍与约同音,意为恋人结恩情。

06 宿莽-断肠草

朝搴阶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


  宿莽,是一种可以杀虫蠹的植物,叶含香气。楚人名草曰“莽”,指一种经冬不死的香草。即现在的水莽草,又叫雷公藤、黄藤、黄腊藤、菜虫药、红药、大茶药、野葛、钩吻、胡蔓草。味苦、辛,性凉。但宿莽还有一个名字:“断肠草”,其根、茎、叶、嫩芽均有剧毒,尤以嫩芽为最。

07 薜荔-凉粉子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櫋兮既张;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薜荔,即无花果,又名凉粉子,木莲等。攀援或匍匐灌木,叶两型,不结果枝节上生不定根,叶卵状心形。产福建、江西、浙江、安徽、江苏、台湾等地。瘦果水洗可作凉粉,藤叶药用。

08藑茅(qióngmáo)

索藑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之。

《尔雅·释草》:“葍,藑茅。”郭璞注:“葍,华有赤者为藑。藑、葍,一种耳。”邢昺疏:“葍与藑茅,一草也。花白者即名葍,花赤者别名藑茅。”藑茅即旋花。一种多年生的蔓草。生田野。地下茎可蒸食,有甘味,今用以酿酒和入药。灵草。

初读先秦文学,古人对于自然植物优美的命名不禁让我惊叹。如果说艺术来源于模仿的话,那么我想这些优美的生灵是我们真正的老师。只可惜的是,自从科学普及以来,那个天地人一体的时代离我们远去了,只留下了一些文化的碎片供我们追忆。每当这些诗句载着远古的芳香向我袭来时,我不禁自惭形秽——人类缓慢锤炼的理性,有时候,是多么地丑陋而无趣啊。

账单集的故事在纸上也在心上啊

文编:杜蘅

其他:苏客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